订阅本站
收藏本站
微博分享
QQ空间分享

周梦晗诗人乐园周末推出10位诗人精品诗歌,每人四首诗,排名不分前后-诗人乐园

频道:全部文章 标签: 时间:2019年03月16日 浏览:9次

周梦晗诗人乐园周末推出10位诗人精品诗歌,每人四首诗,排名不分前后-诗人乐园

周梦晗

梅花怒一种花开到什么程度才叫愤怒梅花作出了回答它开之前百花都开过了以失败告终当所有花陷于死亡的冤案上诉无门的时候它开了,像一股热血,一次冲动它开的时候雪花缩着脖子噤若寒蝉抱着一块墓碑如抱着偌大的人间
风吹墙倒拐那里的风比其他地方要大一些那里是风暴的集散地只有那里,风才会扯头发,撕衣服风才会浸骨头我也才会一次次地跑开风吹浮世,不分好坏,风吹墙倒拐风一次次替春天,报了世仇
在人间总是一个声音说:生活不仅有苟且另一个声音赶紧补充:还有特战队和绞索萨达姆被押上断头台那天整个伊拉克都看见了手捧《古兰经》的人,不一定都是真主游戏翻新,而世界已经腐臭无趣之人把自己倒挂树上,在东方有人大清早一个人斗地主西天极乐,小路空旷,另一端连着天堂大路上挤满逃难的人,他们的目的地应该叫耶路撒冷
在水边一片落叶,正缓缓坠入天空坠到底的时候,会在水面遇见真实的自己一片落叶太孤单了,秋风唤来了更多的落叶像一群麻雀向着天空的深处飞它们越飞越快越飞越小直到飞成黑色的斑点眼看就要看不见了突然又集体在水面还原这上下颠倒、左右相悖、远去即是归来的发现,令我惊喜一群刚刚结束旅行的落叶坐在流水的草坪上仿佛回到故里仿佛翻山越岭就为一个孤独的人
诗人简介;杨角,四川宜宾人。职业警察。作品散见《人民文学》《诗刊》《星星》等八大核心诗刊,被收入数十种选本。获过奖。出版个人诗集6部。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3届高研班学员,宜宾学院兼职教授。

无辜者你以为黑夜就是黑色的,天空仿佛一墙之隔,所有的月光都在这里我以收藏家的身份,保存这些古老的陶器。你所有的幸与不幸有很多理由做出判决温柔地活着?让自己荒凉?也可独自一人坐在房间里,慢条斯理数着窗外树上乖巧的鸟儿望着它们在你面前一遍遍展示如果,你愿意这些有你统治。除非,你从胸前掏出说服它们的理由对于春天,我已失去听力旁若无人捕捉你的存在包括你的光芒,你的孤独你的一批批武器和军队,你的星系所谓这些财产,曾经有的细节也是上帝在操纵
抵抗者不必等待这一天,不必答应让你做肋骨上的居民就像我的后背(1),重要的是不能优美地统领你的世界即使你越发善心维护我的骨头这些爱的手段,又像最谦卑的保健品选择,捍卫我们的骨骼从目前,只能是唯一的秩序所有的力量,都无法和季节作对正如,今日谷雨——即将告别最后的春天。现在,黑夜闪着光来源于你的手掌,一遍遍慈悲地祈祷如果你的眉间,保持超乎一切的威仪或许,会有更多的喜悦如无人看守的神秘花园,缓缓自动打开
立秋后,我立在恰当的光线中
秋风唱着它的歌看上去就像一位圆舞曲歌手我的现在,仿佛一只受伤后恢复的天鹅奋力跃起绕过饥饿者,绕过嘈杂的声音避开有人的剧场午后的雨水,从高处冲刷夏末遗留的灰尘,更像医者和患者的关系雨水断断续续,慢慢沉寂下来仿佛它们低头沉思,计划如何诉诸上帝给遁世者指出彩虹药汁的气味,封印在七月无论有意,或者无意。我果真醒了
今夜,突然风云嬗变犹如看到一只神鸟,疲惫的愤怒着忽远忽近的鸣叫声渐渐变成裸露我们之间的肺腑低语我们的种种焦虑,疾病围困却始终不愿承认,这些来自身体表达抗议的独特方式
这个秋天,我在复活
今年的秋天,似乎和往年不一样许多叫不上名字的植物她们兴致勃勃地露出笑脸那些窸窸窣窣的树叶花草,悄悄暗示我健康是可以改变的如同一个人的命运,首先释放阳光然后,温暖慢慢反射你的身上这就是美学秋天,最能打动我的是你倾斜的态度一遍遍督促,希望赶在天黑之前完成对生命的阐述如波涛起伏的海洋,不厌其烦地将我推到岸边又像“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硬汉这人间的爱啊,如光强烈原来秋天是这样从你那里来的月亮落下来,又升上去除了接受你的手势,开始循着阳光走上台阶,向这个秋天展示美如果,有一天发生被你遗忘的情景所有的梦将变成酸的,苦的,咸的这世上所有的事物还会更美吗?比如,城市空虚,草木空虚疾行的秋天空虚无垠的大地空虚那么,我也不再是我
诗人简介:鲁蕙,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商丘人。喜欢诗歌、舞蹈,商丘首届“桂冠诗人”。河南省第11届运动会舞蹈大赛个人舞全能亚军。有诗散见于《诗刊》《星星》《绿风》《诗选刊》《扬子江》《诗潮》《诗歌月刊》《延河》《山东文学》《安徽文学》《华语诗刊》《华星诗谈》《星河》《中国诗人》等国内外刊物及各种年刊。《南湖诗刊》副主编。著有诗集《彼岸花》。

停顿
停顿是个复杂的过程
身体停下来,但寄生于身体的思想
仍在前行
有没有一种灵药
当风停息, 睡梦里的树木
也安静下来,停顿的过程
要是一片空白
就好了
事实上,外部的身体停下来
遭受挤压的内部便疯狂扩张,犹如一个休止符
在寂静中,蓄积了另一种
强大的力量
停顿,其实只是身体的器官
集体沉默
那留下来的
清了茶叶,搪瓷缸
还留在铁皮柜上。清了白昼
车床声还留在青春里。清了青春,七年时间
还留在一间工房。清了工房
一张年轻的脸,还留在
睡眠中
时间消费一切。留下的
才属于你。年轻时,你喜欢花哨的明星片
如今老了,一只老胳膊,便是
整个夜晚,可抱可枕
妃子笑
没有一种水果
能比你更具有一段写入历史的宠爱。此刻
你安静在白玉瓷器中。一夜之间,穿行了几千公里
小轩窗内,一个穿旗袍的江南女子
与你相视而笑
曾有一个女人,因你
笑倒江山。多少英雄豪杰
烟飞烟灭,却把所有过错,推给
一个女人与你,时间笑了
你笑了
从古至今,你一直
笑在玉人的唇齿之间。哦,你这甜蜜
能够引发烽火的水果。此刻,安静在梅雨的江南
另一个听雨赏荷的女子,又因你
阳光灿烂
手指上的星空
在坚硬的世界里
更坚硬,在辽阔璀璨的夜空里
更璀璨。它有深邃的眼
一千年凝眸,一万年
深情
它天长地久的光耀,映照出夹竹桃的笑靥
西塘粼粼的波光
它是我左手中指上升起的一片星空,并将
永恒占为己有
多么耀眼。太阳反射它的光
那从未抓住便消失很久的一道闪电,重又
到来
甚至在每一次凝视时
它便照亮心的每个角落,通透的光
让阴影无路可遁
诗人简介:古筝,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虚构的房子》《湿画布》《水街》,诗歌批评专著《古筝弹诗》。现居南京。

并非写实
因为不改母性
那柔长青枝的桑叶凌虚独舞
光芒 照耀大地的赤贫
点亮又一个佝偻者 洪荒的流苏
一些寒露中的手
试图与下一场雪暴 在同一个方向摇摆
侵略流水 显赫残篇
躲开大山既往不咎的静及其状写
这蚕的人间性 成就打击
燃灯佛迹 夜之独行侠 传心道者?
天国无意简装 不烦咳也不心悸眩冒
谁介入匍匐中的匍匐 埋藏一段崎岖?
躲开易于失眠的梦
所有的行程就开始回家 秋声渐高
不只限于扶起娘的絮叨
一朵花摇摇晃晃走过九月的……干净
黄 昏
只是因为小心
我才没有错过这个黄昏——
卷着铺盖走来走去的那人
被一个孩子吸引
他眼睛里有一些忧伤的东西
刚刚够被一群鸟的行色遮蔽
那孩子显然不曾注意到他猛地背过了身子
离他不远的地方
教堂黑色的尖顶直指苍穹
父亲的老楼在一片薄暮的林子里无关突兀
世界正熄灭它最可疑的点燃
没有熟悉的敲门声
父亲下楼的声音轻且凝重
他已不需要眯着眼睛细细打量身边匆忙的人群
黄昏如此干净
俨然生活本身永不被瓦解的部分
我站在这里不能走开
一个越境者
对迫降和突围一类的词
只有态度积极 崇高热爱 永怀感激
这个黄昏是时间的杰作
我是它绝对得多
也是它绝对的少
少到几缕不肯绕开真相的香火……
火 色
因为总被归零
错落指证后的指证
我一再认定
时间是一只岩鹰
它飞过的地方 没有风景
而我
只是孤独的火星
含火的身体早已习惯不再说话
叶落归秋
更高的秋 绝不低弱火色
它以高山之北
生动南望 崎岖一只朱雀的火光
每一个凌晨
极尽昂扬之美
四面大水
四面幻光汹涌
一些人湿身 而后形销骨立
越来越多的藤蔓自天而垂 隐约网络
一个吆喝果篮的人 形迹可疑
谁顶着大风
一再一再代表烈火 大声喊话……
目击者
因为边缘干净
必要的映像全程摄入
孔窍与孔窍 细部与细部对位贴切
指认生效
所有的滑动轨迹
都拒绝灰飞烟灭或例行无谓
还有 这是个湘楚子弟
……目击者 成为秋天
秋若悬钟
有多少优雅的胡说
汇聚肮脏的水流
一鼓作气 点滴入微
扑向真相 事件唯一的向导
神 不忍卒睹
所有的实证 都深陷弥留
一些透亮的泉柱 来不及喷出
像时间的判词
时间 有一块巨大的压石
你我都可以见证———
现场已永久封闭
每一个晨昏
都在写实乌云和天空的割据
死寂与呐喊 交接于一串血的指印
那个目击者一直都在
他也是那墙 那涂鸦 那晨风 那四射的道路
每一道车辙
延伸一条阳光鞭影!
诗人简介;谌宁生, 祖籍湖南安化,现居南京。1983年走上文学创作道路。现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丶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音乐家著作权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南京作家协会会员。个人传略先后被收入《中国当代青年作家名典》、《中国作家大辞典》等13部专家名录、名典。 作品散见于《绿风》、《山花》、《星星》、《中西诗歌》丶《扬子江诗刊》、《青春》丶《翠苑》、《石典》、《西藏文学》、《上海文学》`《工人日报》丶《中国海洋报》》、《海外诗刊》等刊物。2013年公开出版个人诗集《我的隐痛与生俱来》(南京出版社)。
主张热血文字、灵魂担当。作品追求原始动感和情感张力的最大化及无界碑探索的诗性表达。

黄河源:开天辟地
天地鸿蒙尚未分开
我坐在混沌钟抱阴守阳
亚当和夏娃相遇
伏羲和女娲相拥
格萨尔王和森姜珠牡欢会
混沌中出现一线天光
巨大的云在旋转
天地在一声巨响中分开
轻的上升为天
重的下沉为地
我们在云中交合
我们的子孙降生在地
一望无际的草原上
男人和女人背靠着背
马儿在不远处吃草
孩子从帐篷中跑来
他们看着山中浓密的云怀想祖先
昆仑:龙的巢穴
雷声响过,电光闪起
紫色的空中出现巨龙
大地向两个方向斥离
我们从远方抵达
雷电是龙的礼炮和烟花
大水从天而降
为大昆仑沐浴
山中的大水都注入青色的海
山外的大水从黄色的河流出
我在黑夜中看着白色的水从天而降
整夜都做着相同的梦
我和龙王的女儿进行一场旷世绝恋
天空是紫色的龙的眼睛
龙的两个儿子
羌人部族从南向东
吐火罗人从北向西
龙的女儿乘着大鸟离去
我在后面狂奔追赶
鸟的戾叫声将我唤醒
窗口上站着一只巨鹰
巨鹰扑棱着翅膀离去
大地和天空间一片明净
天空中的彩虹是我们的誓言
丽达御临紫禁城
雍容华贵的容貌
扇动巨大的羽翼
丽达乘坐天鹅从天而降
徐徐地让光线发出万千变化
我躺在紫禁城中看着
炫丽如星辰的绝代佳人降落
头枕万岁山,左耳朵敲鼓,右耳朵打钟
她的声音在我耳边如同天籁
背下是我们的乾清宫和坤宁宫
从日落的欧罗巴到日出的亚细亚非常遥远
现在我们终究在一起
左膀在太祖庙祭祀,右臂在社稷坛朝拜
左腿在日坛迎光华,右腿在月坛看冷晕
我们在紫禁城拥抱
让我们从太岁山的甜言蜜语开始
从神武门进入内心
太和殿跟坤宁宫相接
中和殿与交泰殿相拥
保和殿和乾清宫相交
从天安门走出闺阁
丽达雍容华贵地御临
从黄昏开始到黎明结束
为了日落的欧罗巴和日出的亚细亚
我们的颈项相交拥抱
天鹅在惊呼中两翼扇动
丽达乘坐天鹅升起
巨龙翻身旋入天空寻觅
他们在宇空中相拥
在泪泗滂沱中分别
而他们的子孙终将成为一家人
壶壶喝酒
我看到一种小花
双脚就无法挪动
从喇叭一样的花朵我窥视童年
这是我们童年的红酒
拔下来可以吱吱啜饮
我们叫他壶壶喝酒
我们一起在故乡的山中奔跑
寻找草丛中的壶壶喝酒
紫红色的颜色是高贵
甜滋滋的味道是优雅
这是我们过家家的饮品
这是我们走亲戚的酒水
他可以在我们练武功后助兴
他可以在我们打胜仗后庆功
壶壶喝酒,壶壶喝酒
我弯腰拔下来一支
啜吸白色的酒杯口
再也吸不出童年的味道
诗人简介:曹谁,诗人、作家、编剧。原名曹宏波,字亚欧,号通天塔主。1982年生于山西榆社,2008年去职远游,在西藏、新疆周游数月而返,开始自由写作生涯。2007年发起大诗主义运动。著有诗集《谁在苦闷中象征》《冷抒情》《亚欧大陆地史诗》,文集《巴别塔尖手记》《西藏新疆游历记》《可可西里动物王国》,长篇小说《巴别塔尖》《昆仑秘史》(三部曲)《雪豹王子》等二十余部书,写有电影剧本《太阳城》、电视剧本《孔雀王》《昆仑神话》和舞台剧本《雪豹王子》等百余部集。有多部长篇小说改编为影视剧、广播剧、舞台剧等。曾获首届中国青年诗人奖、第五届青海青年文学奖之“文学之星”、2015年国家艺术基金等文艺奖。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大诗刊》主编,《诗歌周刊》副主编,现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和鲁迅文学院联办作家研究生班。

在栖霞山看红叶
这个想法仿佛来自前世
真的。前世我会是栖霞山的一枚红叶
或是佛塔前长跪不起的僧人么
小路绕过流水,山风怀抱落叶
踩过的脚印,温度还未散去
旧梦从枝叶间苏醒
故乡,从云朵上落下来
弯腰拾起,执手相看
一次次将红叶放回原处
佛说,有些东西
拥有,即是失去
前世与今生那些隔断的时光
此起彼落
仿佛一个人行走在异国他乡
深夜,哼唱母亲的歌谣
一朵睡莲开在春风里
这时节醒来,确实有些早
时光的水面,泛着几许寒意
恍若梦。不断挑衅我的白裙子
不远处,一座山敞开大半个胸膛
挽留映山红,挽留当年火红色的故事
上山的路,挤满一拨一拨脚步
抱紧一颗好奇心,追逐意念中的春天
挣脱了亲人们的劝阻,跨出这一步
不合时宜。开出的冷清和孤单
皆是意料之中的事
倘若有人惊奇或伤感,我会将
所有的解释,沉入水底
秋风转身
预料的情景。不过是沿着一条道想象
你以为,一根青草对一棵大树的依恋
可以长过岁月,深过大海
风雪雨箭皆不可摧毁的誓言
其实不过是一滴酒,迷醉后的叹息
你可以弯下腰,将话语轻放
力所能及的高度
或者行至湖水另一边,回首
风中自会有一面镜子
映照出虚幻与陌生
你完全可以就此止步,倾听
一朵向日葵混浊的诉说
她想告诉你,白云在飞翔的路上
丢弃了忧伤
或许你会说每年都有秋天
可明年回来的秋风
再也不可能
是今年转身的这一朵了
来到海边
故人有约。沉默
胜却万千寒暄
我们不约而同靠近,同时熄灭
出发前捎带的一朵乌云
往事在大海里游来游去
姿态静好
没有什么可以喊出伤悲
除了倾听,除了祝福
请别轻易交出誓言
等沧桑上路
我们这两只海鸟
除了飞翔,再也不会纠结
风言风雨
诗人简介:陆潇,女,笔名朵儿,潇潇。有诗歌发表于《诗歌报》 《诗歌月刊》 《中国诗影响》 《淮风》诗刊 《诗中国》 《关东诗人》 《湖南诗人》 《教师报》 《北京诗人》等刊物。获第三届中国火种文学奖诗歌类二等奖;中国“普安红”全球茶诗大赛优秀奖;第五届白天鹅诗歌奖全国诗歌大赛三等奖等奖项。有诗作入选多个文本。著有诗集《流年婉转》。

画外音,或者一杯白酒的两种喝法
穿过地下通道(多像一种革命方式)
就是穿过了黑暗(解放原来如此简单)
经历那些雕花的红漆棺材(如果骨头还没有腐烂)
就是经历了死亡(活着,不过是另一种状态的表面)
当我们推门私自闯入一家民宅(无视所谓的道德和法律)
重返人间(那里,永远在建造另一个世界)
看见躺在床上的人(不知道是男是女)
还在盖着被子蒙头睡大觉(不知道是噩梦还是美梦)
我们来到洒满阳光的院子(原来,体积再大的黑暗也是角落)
千年已远,美人不见(只剩下帝王,还在耐心等待马蹄里邮寄的江山)
邻居老王狠狠地摔碎了杯盏(看戏的人全都喝醉了)
他的愤怒,是上帝的愤怒(掌声雷动,就像我们的内心大雨如注)
家在东北
车过山海关,北中国的天空豁然开朗
灰色的云翳垂向远方
鸟声,悬挂着大地,一片赭黄
村庄和铁岭从虚无中裸露出来
黑色的树干和枝条,贴在风中
契合着一个人内心初冬的悲凉
一闪而过的房子,仿佛是空荡的
它们将红瓦的屋顶印上车窗
水稻已经归仓,田野里无意遗落的籽粒
有幸成为麻雀和田鼠过冬的食粮
大雪就要覆盖这一切,覆盖那个返乡的人
回家的道路
他抑住滚烫的泪水,正如群山吞下冰凉的落日
当孤独已经成为信仰,他看见时间和亲情
在唯一的身体内部明亮地闪烁
中秋月
你是诗人的篮子。溢出来的光线中
有酒和桂花的香味儿。今夜
我举起金菊的杯盏,你照我不过百年。
大风吹落流星,是我有负于你
石头烂掉的海誓山盟。美人托孤
我洗心革面,掸净身体里悬挂的浮尘。
时间夺走了海子眼里的亚洲铜,但尚未
熄灭老虎金黄的胆魄。你照我不过百年
我举起金菊的杯盏,今夜
孤独向你敬献卑微的人间。你一手扶我
一手扶故乡,在空中走得必将颠簸。
虚掩之门
诗歌是雪和火焰,它们虚构了
我的人生。寂静的一页
可能并没有读者。因为字里行间的
灰烬,尚不足以掩埋
燕子的消逝。天多么空
当村庄陷落为一个沉重的词,我依附于
一个简单的笔画。春风从大树里突然窜出
掀翻蚂蚁正在新叶上翻阅的家族史
旁观者幸灾乐祸,没有痛感
我讨厌他们,像一堆垃圾,在这个早上
又一次,被犯精神病的拾荒者
丢进了一直被小说家模仿的生活
诗人简介;张雪松,作品散见于《诗歌报月刊》《星星》《诗林》《诗潮》《绿风》《中国诗歌》《散文诗》《散文诗世界》《北方文学》《青年作家》《天津文学》《青海湖》等诗刊和杂志。作品多次获奖并收录多个选本。现居哈尔滨。

普希金故居
二月的彼得堡干净透明
雪以自己的节奏飞成花的款式
寒风密集地涌向高山,洼地
冰的表层,灯塔的深处
莫伊卡河沿岸街12号
凭借一个名字,得以永生
冬日的光穿过松柏
嗅着你的气息
爬上冰冷的大理石
你站在上面
左手拿着礼帽
右手张开
摆成一首叙事诗
一个姿势,一站就是一个半世纪
一个女人,一爱就爱到死
一只鸽子在吻你石头的嘴
直到你开口告诉它爱的密码
你的门开着
一些人进来,一些人出去
你听见,你的诗句
从陌生人嘴里飞出
又回到小鬼的宫殿
你叛逆的骨头
在三个世纪穿越
追逐一首名叫《自由颂》的诗
世界的角落,灰烬睁着眼
人间忽明忽暗
你起身,向一个不存在的人
举起酒杯
鹰之死
夜晚在降临
一只受伤的苍鹰落在平原上
它的眼睛接近黑,接近冷
接近生命的终点
夜晚在降临,黑暗在侵入
这里没有人类,没有杀戮
一只翅膀的鹰,仍然保持着
鹰的睿智和敏捷
它倾斜着身子,从这里跳到那里
从一片暮色到另一片暮色
沿着夜的左边,世界的后面
载着人类犯下的错
现在,平原寂静
芒草顺着风势生长,时间
进入蒲公英白色的睫毛里
鹰用它飞翔的姿势,完成了最后的跳跃
在这不安的虚幻时刻,人间
摇晃成它翅膀上的一片羽毛
而它,成了人间真相的标本
窗 棂
窗棂切割着楼体
切成方格子,切成同等大小的伤口
夜色好的夜晚,会有更多的脸
从伤口伸出来,向外观望
惊扰着周围沉睡的事物
善于施魔法的月光
总能轻易取走伤口里的眼神
而时光比月光残酷
它在伤口上刺绣
在每张从伤口伸出来的脸上
刺上比目鱼的胡须和斑蝶
翅膀上彩色的纹络
它让伤口成了名副其实的伤口
就在月光朦胧的瞬间
空房子
蜘蛛在屋檐下
为自己织被单
风铃草在石缝里
等待被看见
这是一天中最好的时刻
昆虫们坐在草地上
试图用梵语为飞鸟
灌木,大象,村庄
重新命名
跨过栅栏,跨过蒲公英
稀疏的睫毛
夕阳之手伸向一间空房子
像一个人归来的姿势
试图移动成刚被命名的
另一个物体
它的行动缜密
紧贴地面,紧贴记忆
它握住了一样东西
像握住一个人的来龙去脉
但没有声张
也没有意识到
它只是一截夕阳
怎能染上人类的忧伤
诗人简介:盛祥兰:女,作家,诗人。出生于吉林,现居住珠海。早年留学于俄罗斯圣·彼得堡文化艺术大学,参加1991年全国青年作家代表大会。
诗歌发表于《作家》《星星》《诗潮》《作品》等刊物,小说散文发表于《人民文学》《上海文学》《散文》等刊物。主要著作:长篇小说《爱的风景》、小说集《流放的情感》、散文集《彼得堡之恋》《似水流年》《童年春秋》等。其中《童年春秋》获第二届苏曼殊文学奖。作品翻译成世界语,入选《2000年中国年度最佳小小说》(漓江出版社)、《最受当代青年喜爱的精美散文——仰念大师》(百花文艺出版社2010年)等多种年度选本。

我出生的七月
大部分时候我像雾气从晨醒的地板上擢升
就像水潭的倒影中飞起一只碧绿的鸟
我出生的七月突然扇动了一下翅膀
深潭中陡然翻起每个人丢失的浪花
我们奔跑过的田野是多么壮阔
尘埃只是在你不经意的时候亮起一下
撞见枯槁的门栏与沧桑的桥
谁的叱喝驱走滚滚而过的雷霆
那么自在而又痛彻心扉啊
就像稻菽在灌浆时的轻声细语
只是一个比喻,一个游子
怀揣家书,在暗地里哭泣得密不透风
而七月的我们已经打开,被宽宥
我多重的人格被阳光透过栅栏照射
像祖国的手臂搂我入怀,轻轻安抚
嘘,药片滑进我的喉咙,像一条鱼
游进密林中的深井
七月之书,我只能不断回翻
合二为一的悲喜
一些无趣而又无聊的东西
都是一个个没有出口的谜宫
你说的好总是千疮百孔
打坐时修补破败的禅意布袋
孩子,往事必须回味
如果一朵云接不住惆怅的鸟鸣
一双鞋承载不了过去的雨水
你在上的光阴一定会撞上岸的疼痛
疼痛和波浪一起迷途
我们是不是要把景色还给季节和每一个人
是不是要枕边的把灯盏吹灭
和人间的悲喜合二为一
没有一个夏天是用来辜负的
春天扭头看着远去的夏天
一个人就站在那儿开花
仿佛什么都不存在,仿佛也不是开花
那些因夏天而滋生的情事
连天空也敞开了阔大的胸襟
池塘是风的列兵
它一吹口哨
瞧,那些激动不已的闪闪烁烁
把一切映衬得如此浩大而亲切
你从远处走来,就是因你
每棵树吊满了飘来荡去的鸟鸣
夏日的午后,饲喂后的一切
最适合沉思,默想和阳光的原谅
适合一年四季中最有温度的拥抱
此时,万物蒸发,飘荡
槐花有甜白的面靥和紫罗兰的心
此时,最适合倾诉和述说
最适合奢侈地将蜻蜓俯冲的翅膀
不顾一切地接受
就像夏天和天空又一次回到我身边
七月末的夏天就要返回天空了
那些清澈的潮汐标注着每一个洁净的面孔
你手持夏日暮云的花朵,微仰清风的脸
闪电在给每一件事物勾画金边
雨啊,坚守着一成不变的离别的气息
真正的夏天就要被埋葬了
看啊,那焦灼难耐的夏天
多像一个人已去经年的背影
仿佛一个又一个夏天都不曾存在
水边的一棵树
不要照你前世的镜子
那时,你是一个彻底的盲者
失聪者是你手中的利剑
在内心明灭中交替
再破旧的水面你也要打扫
再落魄的过往你也要回顾
风起云涌,你是千臂一指
雷霆万钧,你是松涛落针一枚
想象着千军万马的模样
承恩五雷轰顶的幸福
看啊,那棵树突然抖落满身星光
枝叶沙沙,振翅欲飞
诗人简介:程大宝,本名程益群,安徽合肥人,供职于安徽安徽医科大学。作品散见于《诗刊》、《清明》、《诗歌月刊》《西部》、《鹿鸣》等诸多报刊,有作品入选诗歌选本、中国诗歌网特设栏目。

把天空打扫过就还给你
一个陌不相识的人,言语总是客气
假如我早些时候知道我一无所知
宿醉之后是起身,
面对两张熟识的面孔和一群陌生的人
你俊美的面旁我记着
某个晚上做着相同的梦和不一样的内容
某些人忘记了某些说过的话
另一些人还记得
第三者颇显恶意
和她拨通电话,一言不发
昏聩在无意识中
或者迷离在幻觉里
问候一整个城市和问候一个人是一样的
到了南方就往南再往南
到了南方就往南再往南
船坞靠着桥就停下
你在岸上走
是我溯水在追逐
这水波潋滟
爱你时,我像个三十五岁的女人
自卑,谦和
面面俱到抑或讲是靡微不周
此世不爱就来生再爱
借我半亩天空
借我半亩天空
栽种四季树木
推门,半亩清幽
嶙峋瘦骨的模样
半亩天空半亩合欢花
种上榉树,樟树,橡树
要乔木,要灌木
雅望天堂
我远离孤独背弃圣宠理所当然地要求死而复生谁和谁如何瓜分我的器官包含心脏也不在意只说是抱恙当我觉察生死无意义忍受自身无力一手扯断了爱情一手撕碎了生命我无法把我的一生拘宥于三块砖之间
诗人简介:夜间听雨开姓张,名旭,族名明旭,字明之,号明蕴,笔名夜间听雨开。
1997年4月出生于江苏睢宁。



采稿来源:网络其它平台
诗人乐园投稿信箱:784052659@qq.com,投稿诗歌一次需四首以上,散文不少于1500字,凡投稿经筛选后以精品发表